从理发想起的往事

  昨晚为了写一篇给媒体的文章,折腾到凌晨三点。早上还要早早送小崽子去学英语,于是很困但是又睡不着了。想了想,索性去理发吧。头发也很长了,该修剪一下。
  坐在理发店里,美发师在我头上拾掇着。我眯着眼睛,就那样在迷蒙中想起了许多和理发有关的往事……
  应该说我从小就是一个腼腆的孩子,许多话在心里但总不敢或者懒得说出来。就像最近因为忙,因为没有周末,就很久没有看到我父母了,但是我也不会主动打电话去问问,反倒是妈妈经常打电话来关心。其实我心里清楚:我爱我的爸爸妈妈。但是我就是没有说,也不知道爸爸妈妈会不会在心里责怪我的冷淡。
  还是说回腼腆,小时候住在古田,理发一次只要一毛五吧还是多少,每次去理发总是被剃成短短的一片。当时有一位同学名叫金龙的,就很特立独行地留着一个三七开的发型,在后脑勺的发根那里也不是平平的,居然是一个漂亮的三角尖。我当时羡慕死了。但是始终不敢和爸妈说我也要留个那样的头发。偶尔回厦门的时候,爸爸会带我去公园旁边的青年理发店理发,我理发时爸爸就会站在一边指点理发师说:后脑勺比较长,推上去一点,推上去一点。理发后,还会拉着我站在门口,用毛刷仔细帮我把头上脸上的头发屑扫掉。时间已经过去很久了,但是我总记得爸爸帮我扫头发屑的一幕,那时,爸爸真年轻啊,一晃已经三十年过去了。
  还记得有一次和堂兄回寿宁,也是理发。家里来了一个乡间巡回理发师,就在厅里放了一把高高的椅子,我坐上去脚还在半空悬乎着。脖子上被围了一块蓝布兜,我老老实实呆着,任凭那位老伯一瘸一拐地围着我咔嚓咔嚓,只记得他用的理发剪不是我们一般店铺里的手剪,居然是类似于剪篱笆树的那种大剪刀,要双手拿着的。回想一下,一柄大剪刀在我头上飞舞,如果现在看来该是多么壮观的景象。剪完后脖颈一片清凉,我摸摸脑袋觉得挺好。但是回家后,妈妈说这个头剪得有点傻气,呵呵。
  在连江的时候,也是去理发,理发回来顺便按照妈妈的指示取了报纸,一边走一边把报纸摊开当围裙围在腰间,猛然发现树下有好多“土猴”的洞眼,好高兴啊,于是就忙着一个接一个把“土猴”挖出来,包在报纸里带回家,因为到了第二天,这些“土猴”就会变成吱吱叫的知了。当这一包被“土猴”抓搔的沙沙响的报纸放在桌上,妈妈看到了,可想而知……

从理发想起的往事》上有2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