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夜贼

星期三 , 24, 1月 2007 3 Comments

  九点多了,他裹紧外套,沿着围栏慢慢往前走。他很清楚今晚要做什么,工具已经带好了,就是要找找看去哪里下手。
  风冷得有点锋利,从围栏毫无遮挡地向他扑去。他一边走一边注意着不要碰到路边的碎尾葵,那些干枯的叶片会带来嘈杂的响声。
  这是一片开放的小区,门口岗亭的保安永远埋着头打瞌睡,所以他就总爱有事没事在这里走走。今天他看到二楼有一套房子没有开灯,现在还没有开灯,里面的人一定不在。他揣度着,就朝楼房后边走去。路上没有人,天冷大家都窝在家里,连那些经常抱着孩子出来遛达的女人们也不见踪影。
  他绕到房子后面,二楼的那套这一面也是暗暗的,在其他人家的灯光下显得特别突出。
  这个就是今晚的目标。他摸了摸腰间的工具。
  从一楼的防盗花格爬上去简直是轻而易举的事情。“还防盗网… …”他心里在暗笑:“这些城里人还真以为这个可以防盗,其实反而给我搭了一把手。”看看四下里没人,楼底的角落黑黢黢的,他掖了掖衣服,就动手顺着铁格往上爬去。
  “以前老乡还说要看看电表有没有在转,按按门铃有没有人,在楼下兜一圈不就全部知道”,他一边嘀咕着一边转头看看有没有惊动一楼的住户,手脚麻利地不一会儿就到了二楼的栏杆边。探头看看,拉闸门里窗帘严严实实的。他吸了一口气,翻进阳台里,结果不小心带倒了扶手上的一个矿泉水瓶子。他连忙伏下身子,看看没有动静,就开始试着摇摇拉闸门的不锈钢条。主人在门边放了个水桶实在碍手,就顺手推到旁边,一下子,就那么一下子,他就撬起了一根门栏,看起来很坚固的不锈钢拉闸门在他的工具下,显得那么脆弱。再一下,又起来一条,这个窟窿已经足够让他钻进去的了。一伸手发现里面还有一个玻璃门,拉闸门都可以打开,玻璃门还难得倒他?
  他用工具的薄边顺着门缝插进去,一使劲,“喀嚓”一声门锁断了,在夜里这个声音虽然不是很大,但还是让他停下来了一会儿,很显然邻居们的电视声掩盖了他的动作。他放心地拉开了玻璃门,屈身钻进房间。
  房间在窗帘的遮挡下暗暗的,他站直了身子,开始翻动所有的抽屉和衣橱。衣物:大人的,小孩的,他随手就拉扯着丢在地上,衣橱里什么值钱的也没有。抽屉就一个有锁,那就撬开,笨贼直接从锁上面撬,他知道要从侧边动手。打开了看看,除了一些卡就是零零碎碎的女人的东西,倒是另外一个抽屉里面发现了300块钱,他拿起来往口袋里面一塞,有点失望地到另一个房间去。
  这间看来是书房,桌上有一个显示器,就是城里人说的液晶。他估摸应该可以卖一些钱,就扯了一下,发现连着线。“那好办”他想“这个东西我也拆得多了”,主机在桌子底下,他三下五除二就拆下了所有的联机,把显示器放到一边。“主机太大了,而且拿着出去容易被发现”他摸了摸主机黑色的面板,还是依依不舍地放弃。
  到其他房间看看翻翻,没有什么东西。看着这家人放在客厅的相片,他有点抱怨自己来错了地方。他不甘心地到处再找找,却发现几瓶酒,这个他懂,没喝过但是在店铺里面看过,他抱起了那几瓶酒就放到自己刚刚撬开的洞口边。看来没有什么可以拿的了,他回过头搬过显示器,小心翼翼地爬下楼,把它放在草丛边,正要回去拿那几瓶酒,一抬头,发现刚刚自己才出来的房间灯亮了,他急忙闪到一边,抱起显示器,翻过已经看好了的围栏,撒腿就跑。
  “明天儿子读书的钱有了”,他回头看看,一边放慢了脚步,强作镇定地沿着路边走着,一边拿着那个显示器,就像看到儿子的学费。
  路边的阅报栏上,刚刚贴出来不久的报纸,通栏标题写着“1.5亿农村娃上学不用再交钱 1日起已全免学杂费”,他没有看到。就是看到,儿子拿着他给的钱的时候也不会知道,父亲的职业并不是他所说的那样在搬家公司。
  远远的路灯投射过来一条长长的斜影,好像在风里抖动。他背朝着灯光,向黑暗走去。
  他,
  夜贼。

  (本文纯属臆想。不存在歧视农民工的意思。)

2007年1月24日

Tags:,
3 thoughts on “ : 他,夜贼”
  • laojoke说道:

    靠,善良的人。。

  • 染冰说道:

    不知道为什么,罪厌恶的人就是这种。
    阿拉伯国家对于贼的惩罚最得我心Haha

  • 小余儿说道:

    可怜的父亲.既让人尊敬,又……。没别的法子了么?

  • Please give us your valuable comment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