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感

  我现在很奇怪的是,为什么一谈到教育的话题,一讲到原来比较差的学校的进步,就有那么多人戴着有色眼镜看呢?
  扪心自问一下,我们对学校的进步是不是了解了呢?特别是当我们开始责问,开始质疑,开始讨伐的时候,更应当本着一颗公正的心来看。

  一只金龟子从我指尖振翅飞去,消失在极目处。每个生命都有他精彩的地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