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日记和其他

  还是一个故事,不过也不是故事了,我每次在写我的blog的时候,就会想起《围城》里面的那个爱写日记的老太爷,这个老头据评论家说是属于迂腐的那一类,自个儿写日记还要考虑到日后的流芳百世,因而不免在日记里面写一些圣贤之言,留待后人观尔。………..
  于是,我连忙去翻翻我前一段写的杂记,想看看能能寻出一些立身之言来。寻着寻着,冷不丁又想起木子美来了。她可比老太爷先进,不但不为圣贤立言,反而把自己立了出去。前一段还看了一个大学女教师,也把自己的文字和相片夹杂着立了出来,立的同时还混杂了几声床铺的吱呀声。
  说到床铺的吱呀声啊,我忍不住想念起那个潘金莲妹妹了,她的一小根支窗架儿,造就了潘大郎烧饼的热卖,上次我去杭州的时候,在街头还看到了他的招牌。如果金莲妹妹也爱写日记,出版社一定会出她的集子,不过,有没有打上□□□□就不晓得了,按眼前的形势,像木子美那样出一本文图并茂的《遗情书》也不是难事,只不过,书名可能会叫做《我和帅哥有点故事》。。。。。
  我的日记该怎么办呢?突然我觉得咱这种人也写日记,也用了blog两年时间,实在有点矫情,现在想想,我是美眉该多好,咋写咋出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