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落空城寂寞回

  早就知道厦门公安局的附近有一处厦门明城墙的遗址,但是一直没有机会去看看。
  昨天在父亲的带领之下,才第一次看到了这个号称“目前厦门唯一的、绝无仅有的建城历史象征”的明城墙。

title

  遗憾的是,这么重要的地方,居然隐藏在一片“野猪林”之中。在巍峨的市公安局大楼后面,居然还有一大片破旧但不失幽静的临时搭盖,我们走过去的时候,还可以看到一个穿着时髦的女子在路边踱着打电话,一个“北京片皮鸭”的招牌后面,一家子在看着电视,古旧的砖房前在阳光下晾着衣服,一个警察匆匆从里面往外走去。在这些恬静的乱象尽头就是明城墙了。
  在图的那个大头针下面就是古城墙。左下角圆弧形的建筑物就是厦门市公安局了。

  首先可以看到的是一个黄色琉璃瓦为顶的碑亭,亭柱左右各书“溯曩昔闽海雄风留旧垒,看今朝鹭江丽景照新城”,亭子里还有《重修厦门城墙碑记》。可惜的是亭子前面一片狼藉,白色的涂料倾覆在地面上,土头垃圾遍布亭子之前。为了拍摄这个亭子,也只能小心翼翼地避开这些。

  亭子右后边有一块巨石,上面刻有“曼倩偷”三个大字,下署“和庵”。“曼倩偷”何意?
  这个碑刻引用了东方朔偷桃的典故。东方朔,字曼倩,汉朝人。班固撰《汉武故事》一书说:王母娘娘的蟠桃三千年一结果,东方朔就曾偷了三次。 明唐伯虎的题《东方朔偷桃》画诗曰:“王母东邻劣小儿,偷桃三度到瑶池,群仙无处追踪迹,却自持来荐寿厄。”
  这块石头应该有两个解释,一个是“曼倩偷”,则以巨石的桃形隐喻为“桃”,即“曼倩偷桃”。第二个是“曼倩偷来”,但是“来”字已经逸失。其实我觉得应该还有一个“来”字才完整。因为记得吴昌硕曾经有一幅《曼倩偷来图》,画的就是几个硕大的桃子。时间已经过去那么久了,什么解释都没有关系。
  写这几个字的是“和庵”。这位“和庵”就是甘国宝,清代人,字继赵,号和庵,祖居古田县二十二都(今屏南小梨洋村),清康熙四十八年(1709年)生于古田县二十六都(今屏南小梨洋村)。康熙五十四年(1715年),迁居古田县长岭村。雍正四年(1726年),复迁福州文儒坊。曾官至福建陆路提督,两任台湾挂印总兵,兼闽阅操大臣,为清代名将。
  写这个字的时候。甘国宝任福建省水师提督,驻节厦门。

 
  这座古城墙见证了厦门建城600年的风风雨雨。依据《海峡生活报》2007年5月24日的文章《明城墙的“断代史”》所记:
  明洪武二十七年(1394年),明太祖朱元璋下令筑城守卫,始有“厦门城”。时周长1360米,高6米,为厦门城制高点,城门四座依次为东“启明”门、西“怀音”门、南“洽德”门、北“潢枢”门。现存的这个应该就是北门“潢枢”门。
  到了清康熙二年(1663年),厦门城被清兵攻陷并拆毁,清占领厦门。清康熙二十四年(1685年),时任水师提督的施琅复建城墙,城周长扩大至1920米。
  鸦片战争爆发后,英军攻占厦门城,城垣遂逐渐废弃。
  1994年,正值值厦门建城600周年时,厦门市文物管理委员会重修残墙、修复了城垛,并立碑亭以记。
  可惜的是,在这里看到了最后一句:“2004年:市政府专项批示,由市政园林局邀请文化局、规划局、旅游局等相关部门共同研究,确定规划建成遗址公园。目前正在进一步协调规划中。”

  将近7年过去了,所谓的“协调规划”还没有看到落实情况。我看到的是随地停车、搭盖、垃圾,还有就是萧萧的落叶,寂寂的荒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