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日本专家听课

星期二 , 24, 10月 2006 Leave a comment

  今天陪东京学艺大学教师培养课程研究开发中心教授三石初雄到一所小学和一所中学听课和座谈。
  先是到一所小学。学校还是很热情的向三石教授作了学校特色和办学历史的介绍。我们听了五年级的“数独”课。教师对学生从没有任何的数独经验基础开始,一直到学生能够对数独能有一定的了解,并能够在课程结束的时候独立解出一道完整的数独题。整个过程思路很清晰,而且对学生的激发也比较到位。
  唯一的缺点就是这堂课明显是特意准备来给日本教授听的。如果是一堂随机的课可能更好。
  而后就是和教师的座谈。大家对日本的教育很有兴趣,日本人也对我们的教育有许多问题要问。座谈会上一位女教师快舌快语的“我一直问个不休……”,翻译都顾不过来。
  第三节课到中学听课。听的是初三的化学探究性学习课。
  三石对每一堂课都进行了录像,听得也很用心。在交谈中,可以发现,这位教育研究专家的很多教育理论和我们是相通的,例如重视学生的主体地位、鼓励学生的分享学习和主动学习、教学的分组探究模式、道德教育在生活中的潜移默化等等,所以和我们交流起来颇有话题。毕竟都是东亚国家,在理念上总有相通之处。
  他们的学生在校时间和中国差不多,每天上午8:10进校,中午休息45分钟后继续上课,到下午3点多放学。每天在校时间约6-7个小时。3点多后的时间学生自愿参加各种社团活动,类似于我们的兴趣小组。三石教授认为日本的义务教育阶段的教育模式和我们类似。学生压力一样很大。但是他们的没有全国性的高考,学生高中毕业时有一个类似于毕业考的统一考试后,由各个大学自主招生。毕业考试成绩不作为升入大学的必然依据。在教材的运用上,比中国要自由。文部省下发全国性的大纲,各省各校自行编写或者选择教材来使用。听他话中日本似乎没有专门的思想品德课,这点和中国不同。
  应该说,这次和日本的教育专家的交流,虽然时间短暂,但是也可以从中感悟到一些东西,教育是具有共性的,但是个性的东西对学生来说也许更重要。日本在战后的腾飞,和他们的教育有着密切的关系。作为教育工作者,在面对着广大粪青们的反日声中,其实也要看到其他……

Please give us your valuable comment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