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里可以看到萤火虫?

  本来想在周末去锄山看菊花,但是上网查了一下,说是菊花已经凋谢了。于是打消了去看看的念头,等明年再去吧。
  提到漫山遍野的菊花,就想起小时候后山上到处可见的杜鹃花,还有那些萤火虫。
  小时候,学校后山印象中都是杜鹃,于是在杜鹃花开的季节,经常到山上去玩,折了一大捧杜鹃下山来,一边走,还一边把杜鹃花往嘴里塞,嚼起来酸酸的挺可口,但是又不敢多吃,因为小伙伴里传说吃多了会哑巴……
  夏天的晚上,就会和爸爸去小溪边钓螃蟹,就是那种螯上有毛的那种河蟹,后来在学校生物科老师那里知道它的学名叫做中华毛螯蟹。爸爸做什么都很会找窍门,即使钓螃蟹也能找到一套一套的技巧,最多的时候可以钓到满满一水桶。我一个晚上最多也就只能钓到几只吧。在当时小小的心里,夏夜是最神秘的了。坐在溪潭边,时不时可以听到身边悉悉索索的声音,流利地在身边窜来窜去,爸爸告诉我那些是蛇。蛇?我相信一定是它们。因为只要这些声音从我身边消失,不远处的哇啦哇啦的青蛙也就安静下来了。但是我记得屋后的尿桶里面的青蛙,如果有蛇来找它们麻烦,好像是声音叫得更大声的。当时有点想不通,现在懒得想了,但至今还相信是蛇,它们那时就那么温顺地在我和爸爸身边活动着。我们钓螃蟹,它们打猎。
  除了蛇之外,吸引我的就是纷飞的萤火虫了。
  印象里面的后山小溪,总是那么干净,天空总是那么蓝,草地总是那么碧绿,在黑夜里,萤火虫总是那么多。天空闪闪点点,草地上也是点点闪闪。钓螃蟹时,爸爸不让我乱动,说是会惊动鱼啊螃蟹的。于是我只能在想:天空上飞的是萤火虫,那草地上闪闪的是什么呢?用手摁到一个光点,小心翼翼地放到手电筒下面一看:长的和天上飞的不一样……估计是公母的区别吧。天上飞的是男同志,地上趴在草上的是女士们。有空的时候,我捉了一瓶子萤火虫装在玻璃瓶里面,怎么也达不到“囊萤夜读”的效果,所以就对古人的夸张手法有了深刻了解。
  春节时又回了一趟,小溪不见了,草地变成了水泥地,溪水被废弃物填堵,估计萤火虫也早就没有了。难怪,今天女儿和我说她没有见过萤火虫……
  现在哪里可以看到萤火虫了?

  

“哪里可以看到萤火虫?”的3个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