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国的惆怅:中国传统社会的政治与人性

星期一 , 17, 4月 2006 Leave a comment

  最近几天在床上读了易中天的《帝国的惆怅》。才看完,一本书就觉得有点烂糟糟的感觉,估计是纸张以及装订不是很好的缘故。现在的书哇!放上几年纸张都会脆化,真不如以前的……我手头有几册清朝民间私印的《红楼梦》,百年高龄了,可是纸张还是那么轻柔耐摸,还不是那种宋版的好纸呢!
  还是说《帝国的惆怅》罢!看完了我还真的有点惆怅。这本书一共选了十篇。我比较有兴趣的是关于晁错的第一篇。写出了一个活生生的晁错来。以前看过晁错写的《论贵粟疏》和《论守边疏》,就深深被里面的纵横捭阖的文字所激励,从字里行间可以感觉到这是一个睥睨四海的大丈夫。虽然看过不少史书,间杂有对晁错的各种评价,但是总体印象还是挺好。一直觉得这是两汉期间的一个杰出的政治家。但是看了《帝国的惆怅》后,有点失落,易中天说晁错是一个“只有雄心壮志,没有大智大勇,只知一往无前,不知运筹帷幄”的错误的政治家。对照以前的印象,实在遗憾,实在惆怅。
  《鸦片的战争与战争的鸦片》,其实讲的不仅仅是“鸦片战争”本身了,因为“这原本是一场‘通商战争’,而不是‘鸦片战争’。”“战败之后,能做的事情也就是道德的谴责了,包括将1840年的这场战争称之为‘鸦片战争’。其实,英国人发动的那场战争,绝非为了走私鸦片。相反,英国外交大臣巴麦尊在其对驻华使节的训令中一再表示:‘女王陛下的政府绝不怀疑中国政府有权禁止将鸦片输入中国,并且有权查获和没收那些外国人或中国臣民不顾适当制定的禁令而输入中国领土内的任何鸦片’……‘女王陛下的政府对于这件事情不提出任何要求’……事实上在《南京条约》中也没有开放鸦片贸易的条款。”易中天从另一个角度诠释了“鸦片战争”的可怕,并不在于战争的起因是不是由于鸦片贸易,而在于为什么失败,不是败于英国人的大炮和军舰,而是败在我们国人的相互欺骗。其实,鸦片本身就是一种对自己身体机能的欺骗,从这个意义上讲,1840年的这场战争被称为“鸦片战争”,倒是具有了双关的意味了。
  毕竟是电视讲座,所以文章写得通俗易懂。但是,前面几篇尚可一读,后面的就不看也罢。

Please give us your valuable comment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