撼人心魄的西藏之行

  从拉萨回来已经多日了,然而,西藏经历的一幕幕仍然在我脑海中不断地闪现……
  初到拉萨
  虽然早已不是第一次出远门了,但是还是按奈不住内心的激动,毕竟西藏是我多年的梦想,而现在突然间就要去实现了,心情还是平静不下来,出发前,我反复地检查自己要带的衣服物品,怕有什么遗漏。
  10月17日从成都起飞时,成都的天空还是灰蒙蒙的。飞机上,我靠在机窗,看见飞机穿过层层云海,阳光渐渐灿烂。机外是那样的美丽!飞了个把小时,我正在感叹窗外的景色如此美丽的时候,忽的发现远处云层中突出的雪峰,阳光照在雪峰上,再被厚厚的白雪反射回来的光线,简直就是难以描绘的美!飞机上的游客们纷纷惊叹着自然的壮观和美丽!飞机顺着雅鲁藏布江缓缓地飞行,绿洲点点、群峰争高,令人叹为观止!
  我心里默默地说:高原,我们来了!神山,我们来了!圣湖,我们来了!
  经过两个多小时的航行,11点多飞机降落在贡嘎机场,导游朱蓉举着写着我们名字的牌子在出口处等待我们的出现,她向我们每个人献上洁白的哈达。我们心头暖融融的。相互介绍后,我们10人坐上专车往拉萨飞驰而去。贡嘎机场离拉萨大约九十公里,车上,朱蓉向我们介绍了西藏的民风民俗,而我们的心都惴惴不安的,担心高原反应的到来。朱蓉似乎看出我们的心事,她拿出了防止高原反应的红景天口服液分发给大家喝。她说,有反应的话,应该在两三个小时后才能出现,关键是看每个人的适应能力。我们这才稍稍放心。沿途蓝蓝的天、雪白的云、光秃秃的连绵不绝的大山、水面宽阔的雅鲁藏布江和横跨在江上的大桥、以及插满经幡的藏族村庄给我们留下深刻的印象。西藏的天空是那样的蓝,云是那么的白,看沿途的藏民是那么的悠闲自在。尽管和我们比起来似乎依旧落后,但他们的内心世界定然是快乐的。拉萨河汹涌澎湃的流着,汽车便沿着拉萨河行驶着。
  导游朱蓉先带我们吃了午饭,然后送我们回酒店休息, 她千叮万嘱的吩咐我们下午一定要留在酒店休息,行动的幅度不要太大,第一天不要洗澡及洗头,千万别感冒。我们住的是充满藏族风情的仙足岛假日庄园宾馆。在进入房间前大多数人己感到或多或少的高原反应, 故我们都很听话的在房中休息。尽管这样,几个人都出现了头疼和呼吸困难。慧慧直喊头疼并伴有发烧,欢蹦乱跳、爱说爱笑的老刘也闭上眼睛像喝醉酒一样晃晃悠悠地艰难行走,身体健壮的小姚直喊难受、睡不着,大家都感觉到心跳加快头晕头疼,迷迷糊糊几乎没有睡觉。我虽然没什么反应,但也不敢轻举妄动,早早就进入了梦乡。
  下午三点我醒来,觉得浑身轻松。看来是适应了高原气候了,我穿好衣服、戴上墨镜、拿着相机便到街上闲逛。
  拉萨地处西藏自治区的中南部,雅鲁藏布江支流拉萨河的北岸,是一座有着近1400多年历史的文化古城。“拉萨”是藏语的地名,人多释其义为“圣地”、“佛地”,但他的藏文古称却是叫“山羊之地”。据说,吐蕃王迁都拉萨之初,各地灾祸不断,文成公主通过观天象、堪地舆,认为是罗刹女(魔女)作怪,提出填湖造寺镇妖降魔的想法。于是松赞干布下令填湖造寺,从北方的澎波地区赶来成群的白山羊驮土填湖,便有了后来声名远扬的,在藏传佛教信徒心目中具有无比神圣地位的大昭寺,也有了今天“拉萨”这个名称。
  拉萨的天空真美。从温润的南方厦门到雨雾迷蒙的西南成都再到这色彩绚丽的雪域高原,全身的每一个毛孔好象是摆脱了束缚似的,突然间全都张开了,纷纷享受着雪域高原上这富足而又毫不吝啬的阳光。拉萨的天空真蓝,蓝得那么干脆、那么均匀,如同刚从印染机上取下的纯蓝色布匹;拉萨的白云真白,白得那么干净、那么透明,一片片象是仙女认真洗过的;拉萨的阳光真亮,亮得那么从容、那么通透,象是一条流动的“热河”。我的眼睛在透明的空气里狂喜,我的心在绚丽的色彩中陶醉,我在想,上天是多么公平,它让西藏拥有恶劣的自然条件,却给了她美仑美奂的天空,我因此为那些缺少阳光终日笼罩在废气之下的城市感到悲伤,她们是如此的不幸,享受着工业的文明,却连阳光的抚照都变得如此艰难。
  这个享有“日光城”之称的城市,年日照量高达3000多小时,紫外线照射强度超过平原的二倍,日照时间最长可从早上7点一直到晚上10点。走在拉萨的街头,就像是走进了一个金属的世界。世间万物落上这片土地上,都像是掉进了一个镀金的熔炉里,寺院的金顶、路边的转经筒、信徒手中的摩尼轮、杂货摊上琳琅满目的商品、藏族姑娘头上的饰品、拉萨男子腰间的藏刀……所有的一切都像镀了金似的,在阳光下燃烧着、摇晃着、沸腾着。在这里,藏民的生活节奏十分缓慢。走上街头,你放眼望去,可以看到那高挂的铜钟、肃穆的宫墙、美丽的壁画,可以听到那清脆的转经铜玲声、美妙的颂经祈祷声、匆忙的缓慢的脚步声,可以闻到那飘香的酥油……,总之,只要你愿意去体味拉萨的生活,拉萨永远不会拒绝你。
  拉萨的天空下,是朝圣者的天堂。在八角街,在布达拉宫,在大昭寺以及拉萨的其他任何一个角落,你随处都能看见不知姓名的,彼此不相识的朝圣者,有些是正当年华的青年,有些是行走艰难的老人。拉萨有着许多大大小小的转经道,而以大昭寺为核心的八角街——这个拉萨最早燃起、最晚熄灭灯火的地方,是朝圣者必去的。沿着八角街顺时针方向1.5公里长的转经道,石板路已被信徒们用身体磨得光滑锃亮,在阳光的照射下,闪闪发光,人们把美好的心灵注入这条光道上,也在这条光道上通过对神灵的膜拜获得了心灵永恒的慰藉。双手不断的起落,身体此起彼伏,目光有些迟滞,但内心坚定无比。看着这些朝圣者从身边走过,我的心中无比震惊,拥有坚定目标的生命是多么令人感动,他们活得朴素而从容,却收获着富足与安宁。我深深地感到:佛在西藏是第一位的,藏民的信仰与忠诚是全世界第一位的!
  参观大昭寺
  第二天上午,我们游览了西藏第一大寺:大昭寺。大昭寺在藏民心中的地位比布达拉宫重要。只见那里香火缭绕、酥油灯明。大昭寺前,藏族信徒们有的摇着转金轮进入寺内朝拜,有的在寺外虔诚地磕着长头,对着大昭寺虔诚地五体投地的莫拜。寺的外面用于祭祀的小佛塔随处可见,里面冒出浓浓的烟火。寺庙里面庄严,阴暗,无数善男信女在里面烧香、添酥油、顶礼膜拜,用手转动着经轮,祈求佛的保佑。好些藏民是从很远的地方, 走了一年甚至两、三年才来到这圣地。这全是因为大昭寺内有一释迦牟尼12岁等身像, 这是藏民族最宝贵和神圣的。
  逛八角街
  环绕着大昭寺的是八角街。走八角街要顺时针方向转, 那是因为转街也是顺时针的。难怪有人说:西藏是转出来的。在八角街我看到了在拉萨生活的藏民的某些生活细节。八角街又有别于一般的市集, 在那里可看到来自世界不同地方的游人;他们因自身的文化不同而在八角街上各有不同的焦点和活动。在八角街上除了有贩卖的藏民

【继续阅读3篇随机文章】

撼人心魄的西藏之行》上有3条评论

  1. 俺只去过一次,也是匆匆忙忙的,没去那么多地方,下次去要好好品味一下这你文章里写的那些情和景,也体会一下西藏特有的文化底蕴到底有多深!你文章可读性够强的了,整理下发表出来,让大家都读读。期待中……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