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权利报道新闻并不意味着就可以傲慢自大

  自从我在学校当了5年的办公室主任,到现在到机关,已经八年多了,见过的、打过交道的、有来往的媒体记者也不少。今天下午在办公室遇见俩记者,就激发了我想写这篇文章的起因。
  作为媒体而言,无论是传统媒体还是现代的网络媒体,无论是平面媒体还是电视媒体广播媒体,应当承担一个义务或者说责任,就是:忠实反映现实。
  当然,也许由于种种原因,现实无法得到全面的透彻的反映,但是至少不能歪曲。按照1996年9月制定的《职业新闻记者协会(SPJ)职业伦理规范》中就提到:“新闻记者的职责就是通过追求真实,提供关于事件和问题的全面公平的叙述……来自所有专门领域和媒体的有责任感的记者,都努力彻底和忠实地为公众服务。职业正直感是记者信誉的基础。”
  那么什么是“有责任”?什么是“职业正直感”?
  还是这部规范中提到:检验来自所有来源的信息的准确性,小心避免无意的错误。绝不允许故意扭曲。努力找到报道的主体,给他们对于声称的错误行为做出反应的机会。
  因此,我对一大部分媒体记者没有什么好感。主要是在两个方面:
  1、没有专业素质。记者,特别是负责跑某个口的记者,一定要对你负责的这一个行业的有关知识做一定的了解,要力争成为本行业的专家。如果你不专业,或者你是新人,就需要学习,虚心的学习。否则,将会被这个行业所唾弃。
  2、没有职业操守。有职业操守的记者,他们会把新闻来源、采访对象和同事都看作值得尊敬的人。他们不会觉得高人一等,不会用咄咄逼人的态势来面对自己的采访对象,哪怕他们是所谓的被投诉的对象。
  但是,这样的记者为数不少。
  所以有人在网上质疑“是不是现在的记者越来越没职业道德了
  就像今天下午遇到的俩某瞎报的记者,两名皆男。他们一进我办公室,头发有点像狮子头,新潮。衣服也是长长短短,新潮。我的第一感觉就是以为他们是社会上的什么混混。请他们坐下后,询问有什么事情。
  结果又来了好几个电话,都是市民的咨询。解决完,又来了俩人急着要讨论一份材料。
  处理完后,继续问他们有什么事情,于是得知这两位古惑仔是某瞎报的记者。我不太相信,请他们给我名片,结果拿不出来,给我一张另外一位女记者的片子。男记者居然给我的是女记者的名片。。。。。。
  接下来就是开始咄咄逼人问我问题,说是有人投诉。操!有人投诉也轮不到你某瞎报的来讯问我。就像我上面说的没有职业操守。有职业操守的记者,他们会把新闻来源、采访对象和同事都看作值得尊敬的人。而且作为记者,没有出具相应的证件,拿了一张别人的名片就跑来,算什么鸟?名片发完了?你也有记者证嘛。
  傻鸟们,你有权利报道新闻并不意味着你就可以傲慢自大。
  我就干脆利索地把他们赶出去了。明天的报纸大不了就如实照登:我报记者被无理驱赶。
  我对优秀的媒体记者一贯尊重。特别是经常打交道的日报晚报导报的几位。因为他们敬业,因为他们专业,因为他们职业。记得有一次为了核对一些数据,在晚上十点多,日报的记者还电话来核实。这样的记者才是本行业的楷模。
  只有敬业、专业、职业的记者,才会得到大家的热爱和尊重。
  人与人之间的理解和支持,总是相互的。珠穆朗玛峰之所以高,因为它屹立在青藏高原。优秀的记者的成长,也将依托在热爱她的读者之上。

“有权利报道新闻并不意味着就可以傲慢自大”的一个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