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自己的方式”来说话

  上午去听了一节幼儿园的“做中学”活动课。课题是《小油滴不见了》。

  授课的是沈老师。一位优秀的老师。
  这堂课主要是让孩子们通过动手试验,先来自行研究“油会溶解在水里吗”这个问题。小朋友们很认真地搅拌和观察后得出的结论是不能。有一个小女孩还很可爱滴说:油浮在水面上,有拱起一个弧形。现在的小朋友能支配的词语还真不少。
  而后老师通过实物展台展示了洗洁精、洗衣粉和食盐,先让孩子们预测哪几种可以让小油滴和水混合。并将预测结果用自己的方式记录在记录表上。接下来就是动手做实验,把洗洁精、洗衣粉和食盐加入有油滴的水中,也要把试验结果用自己的方式记录下来。
  我很好奇这里的“自己的方式”是什么,毕竟大班的孩子还不会写汉字啊。“自己的方式”?
  我们看看下面的几张图片,拍摄的就是孩子们在记录表上的试验记录。

  这组孩子用三角形表示可以,圆形说是不可以。和我们平时用圆形表示赞同不太一样。

  这组孩子有创意,哭脸不可以溶解,笑脸可以。

  这组孩子用太阳表示可以,月亮表示不可以。太阳还有着放射状的美丽花纹。

  这组孩子用树叶表示可以,花朵表示不可以。
  在成人世界里,我们已经很步调一致地采用√表示赞成和认可,用×表示否定。如果有人用“自己的方式”来表态,一定会变成异端。
  在多彩的儿童世界里,他们可以用自己喜欢的方式来评价任何东西。看着这些笑脸,看着这些花朵,看着这些和叉叉钩钩迥然不同的图案,心里是一种宽容的喜悦。
  但是走出幼儿园,我却不禁想起有一次女儿带回家一张试卷,99分。扣了1分的原因在于里面有一道题目:“一()拖鞋”,括号里面要填入一个量词。女儿的答案是“只”,老师判为错,正确答案是“双”。其实啊,一只拖鞋、一箱拖鞋、一堆拖鞋、一车拖鞋、一串拖鞋、一排拖鞋和老师的一双拖鞋的区别在哪里?哭笑不得。
  于是我就开始担心这些有着“自己的方式”思考和表述的孩子们,以后在卷面上划着统一的钩钩叉叉的同时,思想上是不是也被统一到一个固定的模式里面去,按照某些要求也划着大大小小的钩钩叉叉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