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分之一常常决定我们工作的百分之百

  最近啊,好热门。每天电话可以接到一百多个,短信也有几十个。来办公室的人也能有接近一百个。每天总是在人群中,我发现我已经具备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耐心和微笑。
  电话是不能关机的,于是接电话,都要一遍遍解释,来了家长,也是一遍一遍解释。每天讲的话,估计足足有一部《红楼梦》了吧。于是在下班后,就一句话也不想说了。说话也有说饱的时候。
  家长总有各种各样的情况,其实每年都是一样的,每年招几千名学生,可以想象我每年可以见到多少重复的问题。这些对我重复又重复的东西,对每个家长来说却都是第一次也是最重要最特殊的。于是三部电话全部都在回答这些,所有人都在做这些事情。
  面对家长不了解政策的质疑,面对关系户无法如意入学的询问,我们只能坚持再坚持。甚至有的工作伙伴说在晚上做梦也是梦见被家长包围着解释着……
  接下来要进行派位了,派位程序、派位数据都要一一核实,三千多名报名的学生要全部核查落实,于是我们还要打电话给许多家长,对那些不及龄的,重复报名的要一一做好解释和安抚。
  什么是繁琐,这个就是了。但是再有厌倦和劳累,也不能在家长面前表现出来啊,毕竟,我们每天接待百来个家长,接听百来个电话,而家长看到的听到的是我们一个。百分之一常常决定我们工作的百分之百。
  晚上在家调试派位程序,一晃又是凌晨了。

百分之一常常决定我们工作的百分之百》上有1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