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天的苍耳

  秋天到了,就会回忆起小时候。
  那时候印象中秋日烁烁,在那样的日子里上山游玩,听小溪流水淙淙,看着小鱼小虾在澈明见底的溪水中俶尔而逝。在掬水的时候,时而会惊出草底的虫子,在水面上舒展了四肢滑出很远很远。
  脚下是到处可见的落叶,踏上去,在幽静的山林里就有清脆的回响。
  偶尔会听到林木深处鹧鸪的声音,在阴凉的山路上旋转,你四处寻找,也不知道声音来自何处。
  小时候的山林,没有太多的人迹,只有秋天的光彩和阳光的踪影。山林茂密,遮盖着天空,阳光顽强地从树叶的层层叠叠中探出来,轻柔地抚摸着那些草,那些树,那些花,那些果,还有就是那些长大后才认识的树干上点缀着无数眼睛的白桦树,给他们染上了秋的色彩。

  路边的野草也不甘寂寞,伸出枝丫牵挂着偶尔的行人。印象很深的就是苍耳了。苍耳会在人行过后,静悄悄地沾上行人的衣襟或者裤脚,你也许走遍了这个山头到了另一个山头,但是那些牢牢沾住的苍耳,也难以去除。
  这些苍耳就像是记忆。既然无法轻易去除,那就让他留着吧。记忆中无法去除的,或许是因为美好或许是因为痛苦。其实人在做出选择的时候并无法预知对错。只有时间能够让人明白什么才是自己想要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