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我是个混帐”朋友

星期六 , 21, 4月 2007 Leave a comment

  今天看到有一位“我是个混帐”朋友在《燕子的图片》的留言。说的是他误伤了燕子的事情。
  从字里行间可以看到这位朋友对燕子的爱护。但是很遗憾的是,两只燕子都死了。
  我想说的是:一切生物都有它运行的轨道和方式。无论生,无论死。在这个世界上,我们人类事实上也和燕子一样,在平行的轨道上运行。虽然我们有能力来改变其他生物的命运,但是,我觉得作为一个旁观者可能更好一些,不要去干涉他们的生活。我们只要在一边欣赏就足够了。
  虽然这次由于我们的失误,导致这样一个结果,不过,自然界里的生物是生生不息的,不要特别感到内疚,因为,只要我们爱护和欢迎它们,明年春天,一样可以看到新的燕子飞来。
  有时候我会想像,如果没有这些可爱的生物,我们的世界将会怎样?

  “我是个混帐”朋友的留言:

  今天的事给我内心造成的悔恨太过,无法摆脱,上网来查找到这,本是想找燕宝宝吃什么好养它们,可是吃什么找到了,燕宝宝却没找到。
  我家这两只燕子从去年就开始来我家挡雨棚上嬉闹了,今天又来了,我一直没见到他们的窝,今天下午,天气热,我在楼道里见到了他们俩,在我这六楼楼道里飞来飞去,累了就落到声控灯那已脱落的电线上休息,有人来了他们也飞起来一下,人走后又落下休息,休息好一会后,又飞起来,我观察了一会,总觉得他们是想从楼道的空隙飞出去,于是想帮他们,赶是没用的,只有先抓后放,又怕伤了他们,就拿了条毛巾先乘他们防备心小时轻轻打落一只,刚要抓,它却又飞了起来,并且更高,六楼没有向上的楼梯了,人站在五六楼之间,碰不到飞到六楼顶的他们,于是我站在六楼的楼道上,等他们飞过来时一扫,打落下来了,总算成功一次,没停下来接着等机会打下了另一只。我自觉力道掌握的很好,因为先一次打落时他们什么事没有,又飞跑了,这次我也没想到别的,等我兴冲冲去拿起他们时,却发现他们张着嘴,翅膀慢慢收起,眼神涣散,当场急的我会疯,怎么回这样!难道是高度大了摔伤了?
  我急忙跑回屋,将他们放到窗台上,他们没动,只是身体慢慢自然的收起,我急坏了,又将他们捧到手心,希望手掌的热度能引发奇迹,这时我又发现,一只的脖子像送了的弹簧,另一只的脖子却紧紧缩在一起,这时我觉得可能完了,轻轻的按压他们的胸口,我竟然把他们当人那样急救,他妈的,我是个混帐啊!我为什么要去打搅他们!操!十五分钟左右,他们的身体在我手里慢慢变的冰凉起来,我很后悔,想哭哭不出来,只是恼火的扇了自己三巴掌。天慢慢黑了后,开始下雨了,这时我才想到他们是不是为了近来躲雨,并不是飞不出去,而是不想出去?我对他们的认识,都是他们在我家防盗网和挡雨棚上的嬉闹玩耍,虽然知道燕子不可能在那种无法遮风挡雨的位置建巢,但还是放心不下,万一有怎么办?万一有并且里面还有小宝宝怎么办?外面正下着雨,万一有小燕子,被雨淋了怎么办,我换下拖鞋穿好旅游些,从自己的卧室窗子抓着防盗网爬到我窗子的挡雨扳上,四下看了看,防盗网和挡雨扳上都没有他们的巢,又顺着爬到楼顶上,一样没看到,有些轻松又有些泄气,轻松没有小燕子受苦,泄气自己没有弥补的机会。
  最后我将那两只燕子的尾羽和翅膀上的羽都留下了部分,然后一起放到了盒子里密封好,将他们留在了最后自由飞翔过的楼道里。有想过将他们按资料做成标本,但按我们中国人的传统,那是种亵渎,所以最后还是没那样做。留下的羽毛以后能告戒我做事前先想好,不要莽撞,并希望以后还有燕子能让我照顾弥补,将这次所欠下的债连本带利还给‘他们’

Tags:,

Please give us your valuable comment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