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任轩新作《词韵半壁江山》

  任轩,我的一位朋友。前几年经常见面,还曾经借开会之机到过他寓居的杭州,他还陪我从杭州搭火车到了上海。

  他以前来厦门时我们还在一起坐在纪念碑台阶上喝酒聊天。有时候还一起在网上和看不顺眼的人吵架,或者在厦门聚会时喝多了酒一起胡言乱语。

  这几年见面少了。原因一个是我逐渐离开诗歌圈子,没有参加诗友们的活动;一个就是任轩看来也比以前更沉稳了,开始安安心心操作他的生活和工作。

  但是我们每天其实还可以在QQ上看到对方静静地挂在那里。你不说话我也不说话。偶尔问候一下而已也就足够了。

  前几天,任轩突然要我的地址,说要给我邮寄他写的新书。我起先还以为是他以前给我看过一些片段的《杭州桥》呢,但是在一两天后,打开邮差送到我办公室的包裹,赫然是这本《词韵半壁江山:南宋文人的偏安风景》。

  第一眼看到这本书,我就有点奇怪。任轩怎么会选这个题材来写?有关宋词的书籍已经汗牛充栋了啊!不知道历来文思充沛的任轩又能在重重叠叠的前人的脚印中寻找到什么新鲜的东西?

  这本书主要讲了四位词人:李清照、陆游、辛弃疾和姜夔的文史。我这里称之为“文史”,主要是侧重于作为词人的生平和文学创作的历史。应该说每一位词人的生活轨迹和创作的发展,和他的自身条件以及社会环境的密不可分的。就像我在QQ上对任轩说的那样:“对人物的历史和外部环境分析的挺好”。

  任轩看来是有意识地运用了现代语言或者说口语来对读者叙述他心目中的这四位偏安词人,试图用现代人的情感和价值观来领会和体验古人的心理背景。这样做的好处就在于容易让读者类比着了解古代和现在不同的东西,比如把李清照的夫君赵明诚在太学的身份称之为“在校的研究生”。这些类比处处可以见到。其实我个人觉得这样的话语多了,反而使得文章变得带上轻佻的气息,在“第六篇 屏居乡里十年”里面,任轩有一句话很精彩:“一个普通人轻佻,到头来受害的可能只是他自己;一个皇帝轻佻,则整个国家的人民也不得不跟着买单,甚至以亡国为代价。而一个轻佻的皇帝身边,必然会有轻佻的大臣。一个轻佻的大臣,轻则害己一家,重则连累九族。”

  那推而广之,文章如果为了迎合读者口味而显得轻佻起来,并不会达到作者的目的啊!反而会削弱了应该具备的深度和美感。看看以前那些治学大家写的通俗性的文史小册子,即使依旧严谨,但是可读性依旧很强。

  虽然这么说,任轩的这本书依旧具有很强的思辨性和哲理性,文章中时时都会闪现出美妙的语言火花,诸如“过去的,未来的,国家的,个人的,这一切无不都在交叉着蛇行”,诸如荒原上的骏马的比喻,甚至偶尔信手拈来的具有闽南风味的词语,都能让我会心一笑。

  南宋的偏安,造就了一批卓有成就的文人,也为后世留下了不少扑朔迷离欲说还休的素材。任轩的这本《词韵半壁江山:南宋文人的偏安风景》从自己的理解,凭借自己长期以来的诗歌创作功底,以政治和文学的结合入手,写出对这些千古诗篇的赞颂。

  读过对这些词人的评述的其他书的,读读这本《词韵半壁江山:南宋文人的偏安风景》依旧会有新的感悟。就像任轩在书中说的那样“所有的一切,只剩下生活,唯有具体的生活方式,才最真实、最可能属于自己。这么说,并非在倡导形而下的生活目标。事实上,也并不存在完全形而上活着的人。任何在困境中面对现实,踏实勤恳地构筑自己的生存世界,过自己日子的人,都值得尊敬。”

  任轩,我尊敬的朋友,也已经正在构筑和构筑起了属于他自己的文学世界。

  随便说一下,我妈翻了翻这本书,也说写得挺好。

  任轩,青年诗人,生于1979年。诗作、诗论、散文散见于《诗歌月刊》、《诗林》、《西湖》、《厦门文学》、《福建日报》等各大报刊,入选多种选本;曾主编《中国当代网络爱情诗选》,《杭州桥》一书副主编及主撰稿人。《我是崇武,我是海》获2005年泉州市“魅力崇武”征文大赛二等奖(一等奖空缺)。

title  出版社:中国友谊出版公司
  页码:200
  出版日:2008年7月
  ISBN:7505724401/9787505724402
  条码:9787505724402
  版次:1版
  装帧:平装
  开本:16

读任轩新作《词韵半壁江山》》上有2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