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思念的投影,总在彼此的波心

她在伦敦希斯罗机场,站在窗玻璃前,外面夜晚的寒冷,在面前凝成一片微微有些亮光的水雾。在水雾和玻璃之间,依稀看到有几个泛着银白色的圆盘状,在窗外停着的飞机上方的天空上,轻轻的随着她的呼吸摇晃着,潜意识里觉得像是UFO。

她慢慢的伸出手指,涂抹着面前的密密细细的雾珠,先是看到自己披散着头发的影子,还有身后那些商店的招牌五颜六色的光斑。那些天空上的圆盘从边缘开始,随着拖曳的笔触,渐渐清晰起来,看得出是候机楼顶上吸顶灯的投影。

“这是思念的投影啊……”想起上次在香港机场等候中转时,她拍了一张候机坪的相片发给他看,里面也有类似玻璃的倒影,他看着她拍的相片时就这么说的。想到他当时说话的俏皮样,她眼角嘴角就会有微笑洋溢出来。

说起来入职这家公司也有好几年了吧,也不知道是谁主动的先开始,就像两块磁铁,本来都各自在昏天黑地的滚动着,一旦遇到了就紧紧地吸附在一起。

她每次会问他是为什么,他总是拥着她用亲吻来解决这个疑问。在情侣之间,亲吻往往就是无往不胜的武器,可以迷惑心神,可以弥补间隙,可以安抚烦躁。她总觉得他的亲吻就是那种温暖的让自己无法自拔的诱惑,一旦开始就无法割舍。

她把视线从玻璃上收了回来,坐在座位上继续等着,现在是伦敦时间晚上7点,他那里应该是凌晨3点吧?她开始想念他在身边时的呼噜和自己的安稳。和他在一起的时候,一句话,一条微信,一瞥眼神,一个动作,都是笃定的满足。

认识他之后,她就发现他是一个细心而坚持的人。每天早上起床,总是能收到他的晨安问候,虽然每天只有早安两个字,但是她能理解,每天的早安,持续了三年,两个字浸润的都是在说我爱你。有时候翻看着早安的日期记录,她总觉得看到他不断在潮涨的爱意。

“给我写封情书吧?”她在一次偎依在他怀里的时候说:“在一起这么长时间了,你都没给我写过情书呢!”
他温柔地梳理着她散落在枕边的头发,亲了亲她嘟起的唇:“好的啊,现在吗?写在哪里呢?”
她嗤的一声笑了:“写在我的身上吧,你记得洛夫有说过的。”
他抚摸着她的脸:“洛夫的诗写得最应景了……

我们开始在床上读报,吃早点,看梳头,批阅奏折
盖章
盖章
盖章
盖章
从此
君王不早朝。

“盖章,盖章,盖章”,想到这个,她不禁笑出声,旁边一个正在整理耳机线的金发男孩好奇地看了她一眼,她感觉自己的想法被这个金发男孩发现了,脸颊飞起一丝酡红,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机。

手机上他的头像安安静静的,她知道他那里是凌晨3点,但忍不住还是有点怨艾,希望这个时候他能在身边,而不是在七个时区之外。“又有什么办法呢?”她心想:“千帆过尽,终得良人,我已经够幸运的了。”正在这时,微信弹出了信息框:

老婆,你登机了吗亲爱的。

她的心一下子就融化了:“这男人还在傻傻等着我呢!”

老公怎么还没睡?我还在候机呢。

每一次外出,他都会不间断的和她联系着。还好现在有着手机,可以即时把两个人联结在一起。如果还和以前一样,靠书信往来,在这样关山千万重的时候,该如何快速在两人之间穿梭着思念的线?

我很牵挂你啊。怕老婆一个人在机场孤单。

“这男人啊,怎么说的话都这么甜蜜呢?”她开始想念他温暖的胸膛了。

Flight 1314 from London Heathrow to Beijing International Airport begins boarding.

机场播音系统里,一个温婉的女声在说着什么,她知道该登机了。她抬头看了看窗外,夜色已经掩盖了一切,只有玻璃上映射出她的小碎花裙,还有拖着行李箱不停穿行的旅客,一个个色彩斑点在她身后忽明忽灭的。她站起身来,双手抚了抚裙摆,继续发微信给他:

老公,再12小时我就回来了。

在一起的时间总是悠悠而过,在她和他平淡的日子里,岁月细碎的纤维每每落了一身,思念的投影,总在彼此的波心,交会时互放的光亮,就像落花潋滟,随缘即应。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