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稻城海螺沟十日游-说说我的旅伴

从稻城那里回来有一阵子了。318国道的颠簸,在当时真的让我感觉所有的内脏,随着每一次的甩动,都做了一次熨贴的位置调整。我坐在后排,就像上次在新疆骑马上山坡那样,手抓着前面座椅的突起,还不能抓死,要时刻让自己随着每一次起伏而弹性起落,好在骑过马,有了可以借鉴的经验。在这样的烂路中的战斗机上,只能看着前面的人们睡得呼噜呼噜的,在起起落落的旅途中,揣度着这些旅伴们。

一、司机

这位司机是一个牛人。全程在稻城亚丁海螺沟的七天,就他一个师傅开下来,而且路上还不说话,就自己默默地开。下车时和他打招呼就憨憨的笑笑。

我上车时,注意到车子行李架上有一箱酸奶,类似蒙牛的那种,但是山寨的产品。后来爱发现这是司机的伙食。他开车累的时候就会喝一瓶。

司机话不多,偶尔聊起来,才知道他的工作时间也就三个月左右,剩下就是旅游淡季了,只能自己继续找其他活来做。在这几个月里面,他只能猛拉快跑。

二、导游

导游很帅,顺便补充一下,前面提到的司机也很帅。看来康巴一带的男人的品种确实好。这个导游其实也是我见过的那么多导游中很好的一个。

他穿着户外服装,平头,黝黑的皮肤,深凹的眼睛,微微的笑容,显得很干练。一个人负责两部车子,每个导游介绍都要说两遍,连他自己也说这样重复吃不消。

他手上戴着一大堆的藏饰手链,随身包上也是丁琳铛啷的挂满了降魔杵之类的东西。问他为什么,他很认真的说,“他们做导游的经常到处跑,有时候会遇到有的没有的,就需要这些玩意儿。”害我听了也觉得玄乎。但是,我可以觉察到他有着自觉的信仰。每次在讲到活佛、菩萨、神山之时,就会双手合十,很自觉的动作,已经变成他的习惯。

导游,作为一个职业,通常有经过培训,大体有职业道德,能熟练复述导游词就差不多了。这位导游却是偶尔露峥嵘:在一次介绍当地农村经济时,居然讲到了费孝通。讲到了他的《江村经济》。后来我问他读过费孝通?他淡淡地回答说:我喜欢他。

牛~~

三、上海一家人

车上有上海一家人,一家三口。父亲看起来大约55岁上下,皮肤粗糙,长圆脸,体重约80公斤,喜欢摄影;母亲大约40岁上下,安静不爱说话,偶尔拿个卡片机拍照,主要任务看起来就是照顾儿子。儿子刚刚上大学的模样,始终坐在第一排,没有什么声音。

这家人吸引我注意的原因,很简单:这是一个宠爱儿子的家庭。一路上他们一家最经常发出的声音就是父亲或者母亲用沪语温柔的呼唤:囡囡,要不要吃这个……要不要吃那个…..儿子却依旧没有声音地接受父母的给予。母亲有时候会削了苹果什么的,自己咬了几口,估计觉得好吃,就递给儿子,儿子默默接过去。

318国道是典型的搓板路,为了照顾女士和小孩,我们约定所有的男人轮流坐后面两排,没三小时轮换一次。上海一家人的这位老父亲也要和我们轮换,我们不忍心让全车最老的男人来经受颠簸的折磨,就建议让始终坐在全车最舒适的位置的年轻人来参与。想不到却引起了口角,这位父亲和我们激动争执的时候,他儿子却还是沉默地坐在前面,连头都没有回。

最后,我们只好作罢,他们父子就不列入轮值的对象了。后来想想,也许他们有他们的苦衷。要么老来得子,宠爱有加;要么这个年轻人内向自闭?看他的表情,同行一周,几乎没有看到他的笑容,也许,这个是真实的原因。

那么,我们应该体谅他才是。总说上海人小气,这次是我们小器了。

四、一对男女和两个男人

车上有一对男女。他们应该是结伴同行的。一个人背一个登山包,款式一样,只不过男人的报外面是蓝色的防雨罩,女人的是橙红色的,标志很清楚的。但是,女人不是坐在车子前面嘛,登山包就放在过道上,男人的旁边。我们想把这个橙红的包移到后排去,就问男人:这包可以放到后面去吗?男人很陌生地回答说:这不是我的。后来有人说:包不是你老婆的嘛?男人才恍然应答并把包放到后排去了。

我的座位前有俩男人。旅途中一直依偎在一起。一个年纪大一点,带墨镜,有点络腮胡,圆脸。穿着T恤和时髦的漏洞牛仔裤。另外一个瘦一些,带近视镜,年纪小大约两三岁。瘦男的眼镜模糊了,圆脸就接过去,细心地帮他擦干净。俩人在彼此讲述各自单位的事情,声音蛮大的,我一边闭着眼休息,一边陪他们了解了彼此单位的情况,很基本的情况,诸如单位地点、职员人数、经营范围,各自的工作。

哇靠,这一对男女和两个男人很强悍,一起出来玩儿,居然还彼此不了解……什么回事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