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了宁德几天

前几天陪父亲去了几天宁德。因为这次回去的时间充裕,所以去了以前刚刚毕业的时候工作过的地方走了走。

约了原来的同学兼同事带我去,他现在还在那里工作。我在酒店醒来后,去小吃店吃了早点,就想索性自己去算了,不要同学来带。可是在公交车站看了半天好多陌生的地名,不知道该搭什么样的车子去。。。犹豫了好久,恰好同学电话来了,就等他一起走。

最后原来是搭乘中巴车去,售票员是一个穿着棉睡衣睡裤的女人。票价6元,以前好像才9毛钱左右,18公里的路程。

一路上看去,18公里,已经没有一米是熟悉的了。到了城镇,只有电影院那里还依稀有点印象,无论街道还是原来工作的学校,全然不识。学校已经把原来的校舍和宿舍楼全部拆除重建,我工作过2年的学校,没有一丝可以嗅到的熟悉痕迹。

我的同学记忆力很好,我们一起在街上,在路边走时,他还能指指点点,提起20年前曾经发生在此处彼处的趣闻和故事。而我居然全无印象—-其实即便有印象,也已经和目前的树木河流房屋桥梁无法衔接,记忆自然无从弥合。

工作2年,离开20年,一朝重访,雪泥鸿爪。

晚上的同学相聚,大家在笑声中回忆同学时代的事情,杯中言间也才发现,其实都是那么多年前的事情了,一晃,我们都已经即将踏进50岁的区间。虽然我们还没有意识到自己年华渐去,但在谈到自己的孩子,已经离开我们的同伴,也能触发彼此的伤感。

有些场景,在梦里经常萦绕不去,其实已经是怀旧,是心态逐步和青春的远离。

我们曾经走来,我们即将离开。

《两年与二十年》图文链接地址:http://breadtrip.com/trips/238776714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