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稻城海螺沟十日游-07月18日-第6天

07月18日 星期三 第6天

#成都稻城海螺沟游# 凌晨五点十分出发。旅行团已经分化成两批。部分不想再忍受318的折磨的改道去了丽江。我们八个人继续原定计划,返回,去海螺沟。意味着还有艰苦的旅途。

……阅读全文

成都稻城海螺沟十日游-07月15日-第3天

07月15日 星期日 第3天
#成都稻城海螺沟游#今天四点半就起来了,看看窗外还是一片漆黑。可能是因为牦牛太多了的缘故吧?今天计划从新都桥—68km—雅江—137km—理塘—146km—稻城,宿:稻城。

 #成都稻城海螺沟游#准备出发。

……阅读全文

卖鸡蛋的故事

晚上吃饭时,看微博,转发了一条关于巴金森法则的。就是你有多少时间完成工作,工作就会自动变成需要那么多时间。如果你有一整天的时间可以做某项工作,你就会花一天的时间去做它。而如果你只有一小时的时间可以做这项工作,你就会更迅速有效地在一小时内做完它。效率是逼出来的 。

但是,仅仅是逼出来的嘛?我突然想起一个故事来。

有一个老太太在集市上卖鸡蛋。别的摊位一斤卖五块,她也一样。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生意总是不会很好,鸡蛋还剩下很多。……阅读全文

写一个童话给自己看

有一天,用童话故事的套路,总是从有一天开始。嗯,有一天,兔爸爸起来了,就揉揉眼睛,就东瞧瞧,就西看看,草还是那么绿,天还是那么蓝。于是,兔爸爸就很开心了,打算出门去走走。

走到门外,兔爸爸看到邻居,那个猴先生的小木屋,窗户还关着呢,看来猴先生还在睡觉。兔爸爸就一边走着一边打量着猴先生的小木屋,挺漂亮的小木屋。

突然,兔爸爸发现猴先生的小木屋前,原来绿绿的,漂亮的草地上,那株玫瑰花上,黑压压的是什么呀?

兔爸爸认真看了看,噫~~~兔爸爸毛骨悚然了,玫瑰花上趴着好多的毛毛虫~~兔爸爸本来想大声叫醒猴先生,告诉他这个可怕的事儿,但是,兔爸爸知道昨晚猴先生很迟才回来,现在一定还在休息。

兔爸爸赶紧回家,拿了工具,一只一只地把毛毛虫捉了下来,担心还有没有发现的,又找了喷雾器,上……阅读全文

今天一天昨天一天,杂记

今天一天,不停地在学校活动。主要是因为明天省公共文明指数测评要来了。我主要要落实几个青少年校外活动场所的备查工作。折腾来折腾去,晚上弄到将近八点。5ce5b4b0 真羡慕其他区有着那么好的场所和齐全的人员。

民办学校托管,到底是“民有国办”还是“民办公助”?托管,到底是政府委托民办学校承担义务教育任务,政府给予相应的财政支持,还是政府直接介入乃至于全盘实施对民办学校的直接管理?无论哪种模式,学生能得到什么好处?举办者的在办学中的合理回报如何保障?怎么做才有意义,才有实效?需要好好思考一下。

昨天下午在小白鹭艺术剧场看了34个舞蹈节目,累人,但是蛮精彩的。特别是看到自己区的节目,看到孩子们成功的演出,心里真的很骄傲。

刚刚去小白鹭剧场的时候,在停车场的角落,围墙边,看到一树盛……阅读全文

《南渡北归(第二部)》读书笔记

南渡北归(第二部)笔记四:在战乱的时代,无论南渡,还是北迁,这些大师们的坚忍不拔令我佩服。一个学者的成功,个人努力固然非常重要,但是人在社会里,都是社会的一个成员,不管你有天大的本事,你总是拗不过这个社会的大潮,只有在这个大潮里,你个人的作用才有可能显现出来,再大的英雄也是这样。如甲骨文大家董作宾,就是得益于风云际会的大趋势,加上自己敏锐的学术眼光和不懈努力,才成大器。

笔记五:在民国历史这个大舞台上,每个人都如演员,他们在波澜壮阔的历史大剧中,随着历史的曲目,一边怀抱着无尽的理想,同时又在践行理想中对未来感到彷徨。每个人都是这样,在理想和彷徨的拉扯之下,继续着自己的生活。他们在历史事变中,得到了信仰的皈依。童第周,读小学的时候,在课本上就见过他的名字,在《南渡北归》第二部中又再次看到,在李庄乡村,实验……阅读全文

《南渡北归(第一部)》读书笔记

笔记一:时代造就大师,大师也改变时代。只有在胸怀广阔的大环境下,各种个性特显,纵横俾阖的人才才能在时代的坐标系中找到自己合适而永恒的位置。

笔记二:有时候会想这个问题,为什么在以前的时代,会有如此多的大师?乃至于到现在我们在喟叹“大师之后再无大师”?其实,大师之所以成为大师,关键在于其固有的风骨使然。

笔记三:这是一个时代,很近又很亲切的历史。小时候,无论是从父母亲的书架,还是图书馆,或者是工作之后自己采买的图书,很多都闪现着这个时代的那些人的名字,呼吸着书页中历史的遗芳,仰慕着他们的风采人格。诸如李济,在他的梦想里,有成就一代学术界大师的追求,却没有捞个大官或弄个百万富翁或千万富翁的追求。没有人愿意留在国外,回国后也没有人考虑到赚多少钱和养家糊口的问题。他们,追求的只有自己的职……阅读全文

回忆的碎片:在古田县的日子

一、我的老师
说句实话,到现在我还真的记不起太多的小时候教过我的老师了。幼儿园的就不用说啦,只能记得一位,但是早忘记名字了,依稀只记得她神秘地从口袋里伸出两个剪刀形的手指头,教导我们说不要偷东西,讲话时,背景是在连江一中后门的一个祠堂改的幼稚园,老师的身后是一个神秘的黑色的棺材。。。我每天盼望的就是下课后赶回家去听《小喇叭》。剪刀指 、黑棺材、小喇叭,就是对当时幼稚园的印象。
言归正传,现在要说的是小学。在古田,我大约处于二年级左右,至今我还记得的就是魏品宽老师,一个印象里黝黑大脸像北方人的汉子。当时我读的是古田县实验小学,在古田聋哑学校隔壁。 冬天的时候天冷,一下课就冲出来,站在墙边哆哆嗦嗦晒太阳,背靠的就是聋哑学校。魏老师当时教我们语文。我转学离开古田去宁德时,他送了我一个笔记本,还……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