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 a Feeling

他在海的对面上班,每次过海底隧道的时候,看着从车两边闪过的灯,明晃晃的,盯着前方的道走,他总觉得有些恍惚起来。

今天是元旦,2016年的第一天,他收拾完冰箱,和她道别后,就开了车出门,想去走走,习惯性地又拐上去隧道的方向。

距离隧道还有七八公里,他拧开了广播,交通广播的主持人依旧在节目上絮絮叨叨,猛不丁说到隧道的交通状况,主持人用一个很高亢惊异的声音大声说:今天海底隧道的通行情况很好。

  听到这里,他伸手把车载音响切换到MP3,继续听前几天下载的歌,脚底下稍稍用力,引擎声顺柔地迅速提高,隧道入口已经可以看得见了。

隧道一共有四条行车道,他规规矩矩地在第一车道行驶着。后视镜里可以看到后面大约一百米也有一部车开着灯在缓缓跟着,他盯了一眼,看不清是什么品牌,倒是前面的那部比亚迪也在不紧不慢地走出,偶尔车后的刹车灯亮起时,他也就踩踩刹车,免得跟得太紧。

海底隧道长六公里左右,如果按平常的速度只需要五分钟吧,他一边换了一下扶着方向盘的手,一边摇摇头:今天的车速有点慢。刚刚广播里面还说隧道很通畅?

已经十分钟了,他还在隧道的中间。这里是距离地面最远的地方,他忍不了这么安静。脑袋里一直有着嗡嗡的声音,类似早上他使劲推才合上的冰箱发出的嗡嗡声,那一瞬间,他在想那到底是冰箱的压缩机声还是她又在絮絮叨叨?

这时,前面的那部比亚迪停了,他连忙踩住了刹车,看着车屁股上红色的亮闪闪的BYD三个字母,One Direction的《What a Feeling》在车厢里响了起来:

  What a feeling to be right here beside you now 有你在身旁感觉真好
Holding you in my arms 我拥你入怀
When the air ran out and we both started running wild 当空气耗尽,我们牵手奔跑向荒野
The sky fell down 即便天空崩塌
But you’ve got stars in your eyes 你已拥有星星般闪烁的双眼
And I’ve got something this in tonight 而今晚它们属于我

他手指在方向盘上轻轻打着节拍,觉得这一瞬间很悠闲的感觉。这些歌,是昨天他洗干净手之后坐到电脑前下载的,比亚迪的红色尾标灯光,在他的眼前慢慢就湮漫成昨天洗手之后,从下水道口汩汩流下的颜色。200首歌,他下了好一阵子。

第一次听到这首《What a Feeling》,还是她放的,透过墙壁他只听到“葫芦娃葫芦娃葫芦娃”的音调,后来才知道是Through the wire through the wire through the wire,是透过铁丝网透过铁丝网透过铁丝网的意思。

透过铁丝网?他禁不住握紧了方向盘,感觉上像昨晚握住她的小腿,真皮的方向盘的质感和她的靴子很类似。他猛地摇摇头,看着前面的车,还是没动,估计是隧道哪里又追尾了。

那就等着呗,他自言自语。

他就喜欢自言自语。有时候在电梯里面自言自语的时候,进来的人总以为他在和镜子里说话。

右边车道的车也缓缓停了好久,他转头看过去,隔了两层玻璃有点暗,看不清楚是男是女,他也不好意思把窗户降下来看个确切。只能用余光狠狠盯了一下,想象自己的目光咻的变成一把刀,飞过去,准确地再一次钉在那里,对,再一次。他张开又捏紧右手指,一二三四五,好像又感觉到凌晨手里那支坚硬而又湿热的刀柄。

隧道里车辆还是没动。已经停了二十分钟,他开始有点不耐烦,他欠起身看看前方,都是车辆或者是弧形的隧道墙壁,看不到尽头。他看着绵延不断的车灯,红色的,白色的,黄色的,就像她眼里惊异的霓虹灯一样,那么光亮闪烁了一下。他突然烦躁地旋了一下开关,关掉了近光灯。

到底怎么啦?他降下车窗探头出去看,车流这么久没有移动让他觉得奇怪。停止的车辆,一辆挨着一辆,除了引擎声,没有其他声音。他突然从心里深处涌出一种莫名的恐慌,一种熟悉的被抛弃的孤独,从每部车的排气管里源源不断地涌出来。

他惊疑地打开车门,看了看右边那部被他飞刀过的,车上的三平祖师公的吊饰还在随着引擎震动,轻轻颤动着,但是,车厢里没有人!

是不是等太久了,司机去旁边的人行出入口躲着方便去了?他嘀咕着回过头来。前面那部比亚迪还是亮着尾灯,车厢伴随着引擎声起伏,但是他看着看着,全身每个毛孔都好像伸出了触角,触摸到一种诡异的气氛,慢慢在隧道里面游荡起来。他的眼前的每一盏灯都模糊了边缘,开始相互衔接相互融合,很快的,整个隧道里面都是红汪汪的一片,混合着汽车引擎声,充溢在隧道狭窄的空间里,压迫着他的神经。

他有点紧张了,下了车拔腿就往前,他扶着车身踉踉跄跄地走了几步,发觉这些车身冰冷冰冷,每部车里面的驾驶员都不见了,只有车灯像她的眼睛一样空洞洞地瞪视着他,没有一丝活气。

他头上冒出了汗,即使他昨晚那么用力也没有流这么多汗,红色的迷雾又开始在他眼前弥散,他真真切切地感觉到这些红色的物体又和昨晚一样粘在手指上,还顺着手腕往下淌,温温的发痒。

他嫌弃地甩了一下手,手指末端好像击打到什么东西,他也顾不上去看,只想摆脱这层红色的雾,突然,他发现隧道里静寂下来,自己的车上的音乐却远远的传来,他听得清清楚楚:

  I’m watching like this imagining you’re mine 我望着你,幻想你已属于我
It’s too late too late am I too late 太迟了,是我来得太迟了吗
Tell me now am I running out of time 告诉我,我是否已经没有时间
There’s no way out and a long way down 没有退路,长路漫漫
Everybody needs someone around 每个人都需要有人陪伴
But I can’t hold you too close now 但我现在无法将你抱紧

抬头看,隧道出口就在前面了。他站住不动,面前是苍白的半圆形的天,背后是红成一片的灯。

据海峡导报报道(记者 刘承烺)前天下午4点50分左右,有读者致电导报热线968801称:翔安新店桂园村一间老房子里,有人上吊死亡。
目击者称,是家属最先找到这个地方,发现上吊男子。辖区派出所民警赶来。后经医护人员确认,该男子身体冰冷,已经死亡。
据了解,当天,该男子外出迟迟没有回家,家人担心其出事,四处寻找。经过多方打听和找寻,终于在村中的老宅内,找到了他。
村民介绍,死者只有50多岁,本地人。“这个老房子平时并不住人,只是该男子隔段时间来看看。”平时大家也没有发现该男子有什么严重疾病,身体也挺健康的。
对于男子自杀原因,村民和家属都不太清楚。目前,警方已介入调查此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